当前位置:主页 > 服务项目 > 用工风险管控 >

外卖员在家给电瓶车充电,引发火灾身亡,算工伤?

对于人社局作出的工伤认定结果不服应该怎么办?

能否认定为工伤,直接决定了劳动者是否能够拿到工伤赔偿,相应的也决定了单位是否有赔偿责任,特别是没有缴纳工伤保险,就更加容易产生纠纷了。

劳动双方因是否属于工伤问题产生争议,可向人社局申请工伤认定,对于认定结果不服的,可以提起行政复议,还是不服的可以提起行政诉讼,一审、二审、再审。

尽管《工伤保险条例》及其相关法规较为详细的规定了工伤的认定情形,但依旧存在很多具有争议的情形,特别是依托于互联网软件提供快递服务的公司,其职员的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相较于传统企业具有一定的开放性。与工伤认定中的“三工”情形存在很大的差异。

外卖员在家给电瓶车充电身亡,历时近两年终被认定为工伤

外卖员在家给电瓶车充电时引发火灾身亡,算工亡吗?

案号:(2020)京02行终545号

高某是M人力资源公司职工,是为美团互联网公司提供送餐快递服务的送餐员。

2018年8月8日早上6点45分左右,高某在家给电瓶车充电的过程中,因电池故障导致火灾,造成高某90%的重度烧伤,经送医院抢救无效于2018年8月12日死亡。

2019年3月25日,高某亲属向区人社局申请工伤认定。

区人社局受理后,于2019年6月5日作出《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高某受到的事故伤害,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二)项之规定,属于工伤认定范围,予以认定为工伤。

公司不服,向市人社局申请行政复议,2019年9月30日,市人社局作出《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了区人社局作出的认定工伤决定。

公司不服诉至一审法院。

外卖员在家给电瓶车充电身亡,历时近两年终被认定为工伤

公司诉称:

公司的工作时间为上午9点至晚上10点,高某事发时间为6点45分左右,并非工作时间。

高某每日的工作流程为使用手机接单APP点击接单后才开始工作。事发时,高某并未接单,且事发地不在接单范围内。

涉事电动车非该公司提供的交通工具,而是高某的私有财产,且并非工作所必要的工具。

该事故发生并非出于工作原因,而是高某电动车电池故障及其自身无安全意识所造成的,责任应当自负。

请求法院撤销被诉认定工伤决定及被诉复议决定。

外卖员在家给电瓶车充电身亡,历时近两年终被认定为工伤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

《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二)项规定,工作时间前后在工作场所内,从事与工作有关的预备性或者收尾性工作受到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

《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九条第二款规定,职工或者其近亲属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

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工作原因是工伤保险行政部门认定工伤所需考量的主要因素。

公司称其公司工作时间为上午9点至晚上10点,但并未向一审法院提供关于工作时间、工作场所方面的规范性文件。因此一审法院对公司所称的工作时间不能确认。

电池充电是一个持续的过程,充满电所需要时间一般较长,区人社局认定该时间段属于“工作时间前后”,并不违背生活常识。

“美团骑手”这种新兴业态,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具有开放性,因电动车系其主要工作工具,每天必需充满电方可使用。故,区人社局认定高振华为电动车电池充电是其从事其送餐快递服务工作有关的预备性工作,并无不当。

公司提出的事发电动车并非公司提供,事故发生系员工安全意识薄弱所致的理由,并非法定的不予认定工伤的条件,为员工提供安全教育培训应是基本要求。

综上,公司请求撤销被诉认定工伤决定及被诉复议决定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依法不予支持。

判决驳回公司的诉讼请求。

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要求撤销一审判决,撤销被诉认定工伤决定及被诉复议决定。

外卖员在家给电瓶车充电身亡,历时近两年终被认定为工伤

二审法院审理后认为

1、作为送餐员,高某日常使用的工作工具为电动车。故其在正式工作开始之前为电动车充电的行为,应视为 “从事与工作有关的预备性工作”。

2、基于生活常识,电动车充电需要延续一定时间,高某为电动车充电的时间延续至事发当日早上6:45左右,并未超出 “工作时间前后”的合理范围。

3、由于送餐员工作内容的特殊性,履行工作职责的地点,或者从事与工作有关的预备性、收尾性工作的合理区域,均应视为工作场所及工作场所的延伸。

本案中,高某事发时正从事与工作有关的预备性工作,事故地点应视为其工作场所的合理延伸。

综上,一审法院判决驳回公司的诉讼请求是正确的,应予维持。

驳回上诉,维持一审判决。

 

色天天爱天天狠天天透_色综合天天综合网_噜噜色综合天天综合网